故事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民間故事 > 傳奇故事 >

密林中的罪惡

作者: 閱讀:

  美國駐蘇聯大使館新聞處官員麗莎·魯德絲正坐在辦公桌前寫一份新聞稿。今天是她值班,壁鐘的時針正指向 8 點 45 分。她剛在稿紙上寫下一行字,電話鈴就響了。電話是一個自稱是美國公民的人打來的,聽聲音年紀很輕,說是有要緊的事,想直接與使館負責防務的官員交談。

  麗莎小姐在電話中對那位年輕的美國公民說:“我是魯德絲小姐,我能幫助你嗎?”

  對方堅持要與一位防務官員通話,最好是個負責空軍事務的,因為事情實在重要,關系到國家的安全。

  麗莎小姐檢查了一下電話錄音裝置,告訴對方:“這樣重要的事根本就不能在電話中說,我們所有的電話幾乎都受到蘇聯情報部門的竊聽。”對方表示了解這個情況,他說:“但是我別無選擇。我必須在‘克格勃’抓到我之前把一切都告訴你們。你們能派人來接我嗎?我現在急需援救……”

  麗莎小姐聽得出,對方電話中的語氣充滿了恐懼。她很鎮定地對他說:“這時你除了信任我已別無選擇,把事情扼要地告訴我,如果我認為有必要,一定會找一名防務官員來。”

  麗莎小姐翻開值班官員的記錄本,根據對方在電話中的口述,作出了如下的記錄:這位美國公民叫格雷格里·費希爾,今年 25 歲,剛從法國的一所大學畢業,昨天開著汽車到蘇聯旅游。今晚 5 點鐘左右,費希爾的車子往莫斯科開來,經過鮑羅季諾時,他走訪了古戰場,并且在森林中迷了路。在鮑羅季諾以北的公路上,他遇到一個人,顯然是受了傷,獨自在步行。當那個受傷的人確信費希爾是美國公民后,才吐露真情。他原是美國空軍飛行員杰克·道德森少校,越戰期間在海防被擊落。后來轉到了蘇聯,他已經在俄國當了二十多年俘虜,被關押在鮑羅季諾附近的“伊萬諾娃美容學校”。這是一個地圖上找不到的地方,專門訓練蘇聯間謀派往美國。在這所美容學校里關押著幾百名越戰時的美國戰俘,逃出來的只有他一個人。道德森少校怕連累費希爾,不肯搭他的汽車,只是接受了他的地圖和錢。費希爾告訴麗莎小姐,他現在住在莫斯科露希亞旅館 745 號房間。費希爾在電話中的聲音顯得更為恐慌了,他說此刻有一個粗壯的男人正向他走來,可能是捉他的。他說自己穿的是黑色上衣、藍色牛仔褲……

  麗莎小姐告訴費希爾:“這時候你不能回自己的房間,到酒吧去!把自己介紹給說英語的西方人,有人阻撓你就叫喊,掙扎……我們的人在 10 分鐘之內就到。”

  麗莎小姐邊說邊在記錄本上利索地記下了 1987 年 11 月 25 日晚 8 點 50分。

  對方掛斷電話后,她立即請來空軍防務官員薩姆·何里斯上校,讓他聽了電話錄音。

  何里斯聽完錄音,立刻開車前往露希婭旅館。旅館的守門人向他要住房證。何里斯說了聲:“國家安全委員會!”一揮手如入無人之境。

  何里斯先在旅館休息大廳走了一圈,沒有看到可能是費希里的美國青年。他心中一沉:事情不妙!

  何里斯上校又從人群中擠進酒吧,用俄語問女招待:“我想找一個穿黑上衣、藍褲子的年輕美國人。”

  正在拌和飲料的女招待連頭也沒抬,告訴他:“沒見過這樣的人。”

  何里斯上校離開酒吧,又乘電梯到七樓,對一位金發女服務員說:“我找費希爾,美國人。”女招待搖搖頭,什么話也沒說。何里斯發覺女招待面前的鑰匙板上缺少 745 號房間的鑰匙,他就自己找到 745 號,用力敲門。門內有人問:“誰?”

  何里斯說:“我是美國大使館的。”

  745 號房間的門打開了,一個大腹便便、睡眼惺忪的中年男子問道:“有什么事嗎?”

  何里斯說:“我找費希爾先生,他住 745 號房間。”

  中年男子說:“不,他不住這里,也許你記錯了房號,到 475 號試試。”說完就使勁地把門關上了。

  何里斯知道,再站在這里已毫無意義,“克格勃”早在他到來之前下了手。他又回到酒吧,找到一個叫威爾遜的英國人問:“我找一個美國朋友,二十四五歲,叫費希爾。”

  威爾遜想了想說:“好像見過,和那邊兩個法國人在喝酒,多貪了幾杯,喝醉了,被旅館里的兩個人扶出去了。小伙子性子暴,被人硬扶出去的。大約是 15 分鐘到 20 分鐘之前的事。”

  何里斯又來到兩個法國人的酒桌上。那兩個法國人確信他是美國大使館的人之后才告訴他:“費希爾確信有人會抓他。他讓我們有機會轉告美國大使館的人,那個美國飛行員叫道德森,以前關押他們的地方是‘克格勃,的學校,大約關了三百多美國飛行員。”那兩個法國人還說:“我們懷疑有人在費希爾的酒中下了麻醉藥,他剛喝了幾口就被人架走了。”

  何里斯回到大使館,將費希爾的錄音放在情緒分析儀上分析,得出的結論是:聲音的確很緊張,不是“克格勃”開的玩笑,第二天一早,他就叫助手阿列偉給國務院發電報,調來費希爾的護照相片,然后再設法尋找。

  阿列偉說:“上校先生,遲了。

  20 分鐘前,領事館接到蘇聯官員的電話,費希爾遇到車禍,他沒系安全帶,車子翻倒在從明斯克往莫斯科的公路上,胸部及頭部受到致命的傷,叫領事館派人去認領尸體。”

  何里斯說:“謀殺!他們為什么要殺費希爾呢?”

  阿列偉說:“他看到了他不該看到的,聽到了他不該聽到的……”

  何里斯說:“我去認尸!”

  阿列偉阻止自己的上司說:“認尸是領事館的事。上校先生,您別去。別讓我們再去認您的尸體!”

  何里斯說:“你別管。”

  晚飯后,何里斯租了輛“朱古麗”轎車,又帶上新聞官員麗莎小姐,冒險去認尸了。

  何里斯開著汽車,沿著費希爾來莫斯科的路線往前開,15 分鐘后,車子上了通往鮑羅季諾古戰場的公路。車子穿過博物館的停車場,太陽已經落山了,進入密林,這兒寧靜得有點恐怖。又行駛了幾十分鐘,路口有個標牌,用好幾種文字寫著:“停!你已進入禁區,請回頭!”

  何里斯對麗莎說:“關押美國戰俘的地方,離這里很近了。”兩個人下了汽車,在松樹林中摸索。他們往前走了大約 5 分鐘,便看到一道高高的鐵絲網。鐵絲網上寫著醒目的“高壓”兩個字。鐵絲網內,可能就是關押戰俘的“伊萬諾娃美容學校”。

  鐵絲網前,還有一只觸電身亡的小鹿。

  何里斯將麗莎按倒在地,對她說:“聽!”密林中傳來柴油機的聲音。原來是一輛燒柴油的汽車,在鐵絲網內巡邏,有六名武裝士兵,還有一挺轉盤機槍。何里斯和麗莎把頭埋在草叢中,探照燈的強光在他們頭上掃了一下,并沒有停住,倒是在那小鹿尸體上停了一會。直到巡邏汽車的馬達聲遠去,他們才站起來。剛轉身想走,何里斯又發覺離他們不足 10 米的地方,有兩個哨兵手持自動步槍走過來。何里斯又將麗莎按倒,哨兵已經發覺了動靜。何里斯沒讓哨兵喝問,他那裝有消聲器的手槍的子彈,就射穿了兩個人的胸膛。兩個哨兵無聲地倒在松軟的松針地上。

  大約 10 分鐘后,何里斯和麗莎離開鐵絲網,回到了自己的“朱古麗”轎車上來。轎車進了白樺林,何里斯就把地圖燒了,手槍和子彈也都丟了。這時,時間和地點對他們都十分重要,能早點趕到陳尸所,事情的真相就容易掩蓋,如果在密林中被抓,事情就不妙了。

  總算上了公路,他們抖落了身上的松針,趕到陳尸所,按響門鈴,一位穿著上校制服的“克格勃”用英語說:“請進!”

  費希爾的尸體多處有傷,何里斯尋思這位年輕人在先前是否被拷打過,也許是逼他說出道德森的事。

  “克格勃”上校把費希爾的護照交給何里斯。何里斯看了一眼,交給麗莎放入皮包。

  這位“克格勃”上校叫布洛夫,英語說得很好,是美國研究院的畢業生。這個研究院是既培養學者,又培養特務的學府。布洛夫問何里斯:“你們來得這么遲,是什么延誤了?”

  何里斯說:“是你們外交部遲發了通行證。”

  在辦好一切領尸手續以后,布洛夫靠在椅子上,突然問:“你們在林中散步了?”

  布洛夫嗅到了他們身上的松針味,還是已獲得證明他們行蹤的情報?從他的表情上無法確定,這是一個不露聲色的老間諜。何里斯還是鎮靜地告訴他:“我們去采蘑菇了。”

  布洛夫在他們的通行證上做了個記號,告訴他們,明天早晨才能通行,今晚只能在附近國營農場的招待所過夜,并且指給他們去農場的方向。最后還半開玩笑地說:“別迷失方向,我們的冰柜里再也放不下兩具尸體了。”

  車子出了陳尸所,何里斯從車鏡中斷定沒有人跟蹤,才對麗莎說:“我們不能在農場招待所過夜,到農民家住一夜更安全!”

  何里斯也曾在越南戰場當過飛行員。這天夜里,何里斯回憶起在越南上空被擊落的情景:已經是戰爭的尾聲了,他在海防上空完成了投彈任務,往南返航。他聽到副駕駛說了聲:“導彈!”接著就是爆炸聲。副駕駛希姆斯比他先跳傘,兩人都落在海里。何里斯親眼看見希姆斯被越南人的小船撈上去。小船又向何里斯開來,后來是美國海軍的直升機搶先把他救起。

  在失蹤人員的名單上,希姆斯屬下落不明。何里斯相信他還活著,說不定就關在那所美容學校里。

  安全回到大使館以后,何里斯決心對那所神秘的美容學校進行調查。

  何里斯決定動用他所收買的蘇聯最高職位的暗線瓦倫丁·蘇里柯夫將軍。他們約定在馬克思大道接頭,將軍手里拿一份《真理報》。在一張路邊長椅坐定后,何里斯對將軍說:“我需要鮑羅季諾以北,伊萬諾娃美容學校的情報。”蘇里柯夫將軍是蘇聯空軍人事部門的主任,掌管幾十萬空軍人員的檔案。

  第二天,何里斯又和蘇里柯夫將軍在俄國大文學家果戈里的墳地附近見面。將軍告訴何里斯:“伊萬諾娃美容學校專門訓練派往美國的‘克格勃’,由越戰的戰俘當教官,要把俄國青年訓練成十足的美國人,然后再把這些人派往美國從事間諜活動。二十多年來已經訓練出三千多人,現在已在美國各地工作,已經成了美國公民。”蘇里柯夫將軍還給何里斯一卷微型膠卷,拍有三千個人的名字,但只有特征和俄國名字,現在在美國的名字和身份將軍無法弄到。

  臨分手時,何里斯對蘇里柯夫說:“將軍,你放心。情況危急時,我會把您和您的孫女弄往美國的。”

  得到蘇里柯夫將軍的情報以后,何里斯更加確信他的副駕駛還活在“美容學校”。二十多年來,自己自由自在地生活,而自己的朋友竟然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不到“美容學校”解救戰俘,他于心何安?正當何里斯準備大干一場時,他和麗莎闖入密林的事被蘇聯發覺了,蘇聯外交部已照會美國大使館,宣布他們是不受歡迎的人,限他們 72 小時內離境,使館已為他們訂好第二天回國的機票。

  何里斯對這突如其來的決定感到吃驚,他說:“我們的政府接受了?難道能置三百多飛行員生命于不顧?”

  何里斯的助手阿列偉說:“上校先生,你以為政府會為這樣的事與蘇聯斷交嗎?驅逐兩名蘇聯外交官,算是對等行動,打了個平手。”

  何里斯抓住阿列偉的手說:“這兒事只能拜托你了,我們的戰友在受罪,二十多年了,是怎么活下來的?逃出的那個人到現在還沒有和大使館聯系,肯定被抓回去殺害了。阿列偉,我的好朋友,我以被關押的飛行員的名義,拜托你。”

  阿列偉點點頭說:“我一定盡力而為!”

  阿列偉帶了三名使館的海軍陸戰隊員,一直把何里斯和麗莎護送到機場,眼看著兩人登上了飛機,才離開機場。他們唯恐“克格勃”玩什么花樣。

  何里斯和麗莎在坐下后,一位空姐說:“你們使館的一位同事,叫我交給您的。”

  麗莎拿過一看,是一條有圣母像的項鏈。這是阿列偉送她的。她問航空小姐,“是剛才送我們來機場的那位先生嗎?他為什么不當面送我?”

  航空小姐壓低了聲音說:“可能經不起安全入口的 X 光檢查。”很顯然,這位航空小姐是被使館收買的內線。

  飛機在跑道上滑行了一圈,機內的擴音器響了:“先生們女士們,我們的飛機電路出現了故障,請大家下機等候,故障很快就能排除。”

  麗莎說:“看來我們和莫斯科說再見太早了。”

  何里斯面色鐵青,只是冷笑了一聲。

  飛機上的所有乘客都被領進到一個小型接待室里。

  何里斯想給使館打電話,但剛拿起話筒,走來一個壯漢,將線路撳斷了。何里斯氣憤地說:“你無權不讓我打電話!”

  那人說:“我已接到政府通知,對何里斯上校和麗莎小姐特殊照顧,請吧!”

  麗莎輕聲地用英語問何里斯:“我們被綁架了嗎?”

  何里斯點點頭,只說了句:“克格勃!”

  何里斯和麗莎被帶進一輛“伏爾加”轎車,轎車剛起動,他們乘的那架飛機也上天了。那架飛機什么故障也沒有。

  “伏爾加”開到水泥直升飛機場,陪同他們的一位“克格勃”官員也上了直升機。直升機起飛后,那位“克格勃”官員才對何里斯和麗莎宣布:“從現在開始,兩位已經死了。明天我們的報紙將會登出這樣的消息:直升機墜毀,二位不幸遇難。為此,我們得燒毀一架直升機。你們使館領到的是被汽油燒焦的骨灰。”

  直升機降落在“美容學校”的上空。下面是一片密林,最精密的照相機,也拍不出它的真面目。

  他們從繩梯上下來。何里斯覺得好像踏上了美國的土地。這兒所有的房屋都是美式建筑,美式的馬路,美式的公園,飄揚的是美國國旗……看來“克格勃”一心要把這里的學生訓練成美國人,然后再派到美國去。

  何里斯和麗莎分別被關在單身牢房里,直到第二天提審。審問他們的是“克格勃”布洛夫上校。布洛夫開門見山地用俄語說:“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特別法庭,對美國空軍上校何里斯殺害兩名哨兵的案件進行審理……”布洛夫接著就宣讀了兩名哨兵被殺的時間和情景。

  何里斯一句也沒有申辯,只說:“我服罪。”

  布洛夫最后宣判何里斯的死刑,并且告訴他:“你有三天時間寫出供認書上訴,如果上訴被駁回,就立即執行槍決。”

  布洛夫只字未提麗莎的罪行,離開審訊室時,何里斯對麗莎說:“你可以把知道的一切都如實告訴他們,免得受苦。你所知道的一切,對他們已不是什么秘密,請相信我的話。”

  麗莎順從地點點頭。

  回到單身牢房,何里斯松了口氣。“克格勃”只字未提蘇里柯夫將軍,看來他們對此一無所知。他的生命只剩下三天時間,看來是緊了點,不過他可以利用這三天時間,設法逃走,供認書是沒有什么可寫的,寫與不寫都一樣。

  在這樣的單身牢房里想逃走,比登天還難。三天的期限很快就到了。何里斯暗中祝愿:麗莎不要被槍決。她是無辜的,只是陪自己到密林來了一次。他對自己的死倒毫無恐懼,從選擇軍人職業那天起,他就把生死置之于度外,多少優秀的空軍官兵,死在越南戰場,比起他們自己多活了二十多年!

  單身牢門打開了,在審訊室里,布洛夫向何里斯和麗莎宣布的不是死刑,而是把他們留在這所“伊萬諾娃美容學校”里當教官。布洛夫勸道:“你們就老老實實活著吧!也許我們有什么重要人物在你們手里,上級想利用你們作交換。不過,要是不老實,我隨時可以槍決你們,只要寫份報告就可以了。這是我的權力。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嗎?”

  何里斯說:“我已正式死亡,今后怎么活著對我都一樣。”

  布洛夫說:“今天是你們獲得新生的日子,我就不多問了。我們共事的日子還長哪!”

  何里斯說:“我很愿意和你們合作,如果對你們有用的話。”

  何里斯知道自己的價值,“克格勃”對他這樣的高級間諜,是不會隨便提問的,因為這樣所獲得的口供會真假難辨,這時“克格勃”總部也許在研究審訊何里斯的方案和提綱,正如布洛夫上校所說:來日方長。

  布洛夫領著何里斯和麗莎在美容學校參觀一周,把他們的住處從單身牢房換成了單身宿舍。相對而言,他們在美容學校的高壓網內,行動是自由的。不久,他們就結識了許多美國飛行員。

  有一天黃昏散步時,麗莎問何里斯:“難道我們永遠在這里生活下去嗎?”

  何里斯說:“我時刻都在想法逃跑。這里既然有人逃出去過,那我也一定能。請相信我,只要我逃出去,一定會想法子救你出去。”

  他們沿著學校的小路往前走,在一所平房前面,有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在堆柴。那人向何里斯看了一會,高興地喊道:“何里斯,你的變化不大。不認識我了吧?我是你們戰斗機組的飛行中隊長芝德斯。”

  想起來了,何里斯緊緊握住芝德斯的手,急切地問:“我們副駕駛希姆斯呢,他有下落嗎?”

  芝德斯說:“死了。布洛夫認為希姆斯不老實,第二年就把他槍決了。”

  何里斯說:“狗娘養的,我要為他報仇!”

  芝德斯看了看四周,輕聲說:“除了露天,在任何房間里都不能說這樣的話,到處都是竊聽器。”

  從芝德斯口中得知,這里還關押著美國空軍少將奧斯丁將軍。

  何里斯又問:“道德森少校是怎么逃出去的?”芝德斯說,可能是奧斯丁將軍策劃的,自從道德森少校逃跑后,“克格勃”就不讓任何人接觸奧斯丁將軍,怕老頭子仍然起到指揮作用。

  何里斯暗暗祝福,愿道德森少校能安全抵達美國大使館。

  第二天,“克格勃”上校布洛夫告訴他們,道德森少校在離使館二百米處被抓獲了,現在正接受審訊,要他供出逃跑的策劃者和同謀。

  何里斯說:“他是條好漢,什么也不會說的!”

  布洛夫說:“他遲早要說,只是時間問題。實踐證明我們的辦法是有效的。大約再過兩天對你的審訊提綱就出來了,到那時,你可以體驗一下,在你身上也同樣有效。”

  何里斯說:“我愿意領教。”

  何里斯的助手阿列偉,從報紙看到了自己的上級和麗莎小姐乘直升飛機遇難的消息,他斷定是“克格勃”搞的鬼。他立刻買機票回美國。在美國期間,他請美容師為自己化了妝。他又找了兩個助手,然后取道芬蘭,辦了芬蘭的護照,以彭斯的名字進入莫斯科。然后他們的身份是芬蘭富商,所以一到莫斯科就大量購買價格昂貴的珠寶,這樣可以不引起“克格勃”的懷疑。他們所住的旅店,也是莫斯科最豪華的飯店。他們三個人訂了一架從莫斯科飛往謝列梅捷沃的直升飛機。出租車把他送到燈光明亮的直升飛機場,有一架銀白色的直升機停在那里。這架直升機上只有一個駕駛員,副駕駛的座位空著。阿列偉在駕駛員后面的座位上坐下了,心里想:這要省不少事。

  直升機飛離莫斯科,離謝列梅捷沃這個地方不遠了,這是計劃中動手的地點。阿列偉從銀箔信封中抽出一張“三氯甲烷”紙片,伸手往駕駛員的鼻子上一貼,駕駛員立即掙扎起來,直升機左右搖晃。這時,阿列偉的一個助手過來奪過駕駛員手中的操縱桿,使直升機重新平衡。不一會,駕駛員就不動了,被移到后面一個座位上。

  駕駛直升機的助手對阿列偉說:“再有 5 分鐘,就到謝列梅捷沃直升飛機場,應該跟機場聯系了。”

  阿列偉說:“我來!”他拿起話筒,用俄語說:“控制塔,我的發動機有故障!”他忽然停止了講話,壓低送話鍵,說了聲:“上帝!”就像飛機失事一樣。他關掉對講器說:“他們至少要花兩天時間來尋找我們!”

  在阿列偉的指揮下,直升機安全地降落在“美容學校”的水泥場地上。降落前,阿列偉在已經昏迷了的駕駛員身上注射了一針,這樣他至少要有兩天才能醒來,讓他在樹叢中睡大覺吧。

  “美容學校”的“克格勃”以為是總部來的直升機,連忙打開探照燈,有一個年輕的哨兵走過來,喝問,“什么人!”

  阿列偉說:“總部,上面要求找布洛夫上校,替我弄輛車來!”阿列偉跟哨兵來到哨所。哨所一共有三名哨兵,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阿列偉的無聲手槍已將他們一一擊倒在地。

  阿列偉手里拿著一臺小型無線電接受器,根據指示信號往前走。原來,他送給麗莎的那條有圣母像的項鏈,是用特殊藥水浸泡過的,無線電正在跟蹤那根項鏈,他們很快就找到了麗莎。麗莎又帶著他們去見何里斯。

  當他們跨進何里斯的房間時,突然一只大手勒住了阿列偉的咽喉,阿列偉說:“上校,是我,阿列偉。”

  何里斯放開手,高興地說:“鬼東西,我知道你會救我們的。”

  阿列偉簡單地向何里斯談了這次行動計劃:直升機上還能乘三個人,除了阿里斯和麗莎外,還能帶上布洛夫上校,布洛夫是一筆最大的財富,應該把他運到華盛頓。蘇里柯夫將軍昨天抵達華盛頓了。讓他們倆召開記者招待會,不但對蘇聯政府是巨大的壓力,對美國政府也有不小的壓力。為了選票,總統就不敢置戰俘于不顧。

  何里斯說:“還要帶上道德森少校,他逃跑后受到拷打,得不到醫治他會死去的。”

  阿列偉說,“可是直升機只能再乘三個人。”

  何里斯想了想說:“反正要帶上道德森少校!”

  由麗莎帶領人去找道德森少校,何里斯拿過阿列偉的無聲手槍,去綁架布洛夫上校。

  何里斯來到布洛夫的住所,門口哨兵攔住他。他將在口袋里的手扣動無聲手槍扳機,哨兵倒下了。他闖進布洛夫的寢室,布洛夫正在打電話,因為他聽到動靜,想訊問值班室發生了什么事。

頂一下
(3)
50%
踩一下
(3)
50%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
bt岛最好用的磁力搜索,忘忧草直播免费版下载,影视大全在线版免费观看,小草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