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民間故事 > 傳奇故事 >

第四十一個

作者: 閱讀:

  故事發生在蘇聯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當時,紅軍與白軍的斗爭是十分殘酷的。這一天,紅軍一隊 25 個人,在政委葉甫秀可夫的帶領下,拼死突圍出來。重重包圍他們的,是大量手執閃閃發光的馬刀的哥薩克。未能突圍的 119名戰士和所有駱駝都直挺挺地長眠在那冰冷的荒灘上了。白軍指揮哥薩克上尉,認為突圍紅軍走的是沙漠,沒有根草,沒有駱駝,他們是活不了多久的,所以放棄了追擊。

  25 個人中有 1 個是女的,名叫馬麗婭。她是個小個子,身材纖瘦苗條,長一頭的棕發,一對淘氣的大眼睛,閃著貓眼一般的黃光。

  馬麗婭酷愛寫詩,一空下來,就要舔著鉛筆頭,在報紙邊角上,吃力地寫下些字體歪歪斜斜的詩句。這些詩有寫革命的,有寫斗爭的,也有寫領袖的?墒蔷庉嫴坷锏哪切┤藚s說這些詩火候不夠,還不能錄用。

  馬麗婭寫詩的火候或許真不太夠,但她的槍法是十分夠火候的。每逢上戰場,只消政委用手指向前方一指,說:“馬麗婭瞧,一個白黨軍官!”馬麗娜會瞇起眼睛,舔舔嘴唇,然后從容地端起槍來。到此為止,這個軍官算是已向閻王報了到了。槍聲一響,那人就會應聲而倒。于是,馬麗婭就會放下槍,說:“嗯,第 29 個,這個遭魚瘟的!”

  “遭魚瘟的”是馬麗婭的口頭禪。這也難怪,因為她是地地道道的漁家女。7 歲起,她就穿著硬綁綁的油布褲子,坐在油膩膩的剖魚凳上剖銀白色的青魚肚子了,這一剖就是 12 年。

  到 19 歲那年,紅軍在招赤衛隊志愿兵,她就報名去了。起初,人家取笑了她一頓,將她趕跑了,可是后來經不住她一次次的軟磨硬纏,終于收下了她。于是,她就成了赤衛隊中唯一的一名女性。

  這伙突圍的人自己也搞不清,他們該上哪兒去。到安全的地方,最近的也得走 10 天,可他們只有 3 天的糧食。

  正當他們愁眉不展的時候,前面來了一個商隊,他們迅速地包圍了這個商隊。政委登上沙丘,端著槍,發出喇叭般響亮的聲音喊迫:“喂,站!要是有槍,都撂在地上。不許動!否則將你們統統干掉。”

  吉爾吉斯商人嚇得魂飛魄散,全都屁股一撅,像只鴕鳥一般地臥倒在沙地上了,紅軍士兵們氣喘吁吁地從四面八方圍上去。

  驀地,一排槍聲響處,政委身邊一個士兵“咕咚”一聲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地伸直了胳膊。

  政委一臥倒,高喊道:“臥倒!……打這些龜孫子們!”

  槍聲大作。駱駝后貓著的那些家伙槍法相當準,不像是商隊里的人;囊氨贿@僻僻啪啪的槍聲震動了。最后,商隊里的槍聲終于稀落下來。

  紅軍一步一步逼近去,直到 30 步之遙才看清,駱駝后面有一個頭戴皮帽、肩上佩金肩章的家伙。

  政委回過頭來,對馬麗婭說:“馬麗婭,瞧,一個白匪軍官!”

  馬麗婭答應一聲,從容端起槍,手起一槍。

  不知是馬麗婭的手指凍僵了,還是她跑得手發了顫,總之,正當她剛剛說出:“第 41 個,遭魚瘟的”時,這個軍官卻活生生地從駱駝背后站了起來,兩手舉著長槍,刺刀上挑著塊手帕。馬麗婭氣得將槍往地上一扔,哭了起來,眼淚順著脫了皮的臟臉往下直淌。她的百發百中上哪里去了?

  政委要人點清了這商隊的財產,然后用化學鉛筆寫了一張收據,塞給了這些生意人,任他們倒在地上,捂著臉去痛哭。

  他記起了這個軍官,回過頭來,只見這個軍官泰然自若地站在那里,邊抽煙,邊冷冷地笑著,盯著政委瞧,兩只眼睛湛藍湛藍的。

  政委問他:“你是什么人?”

  軍官噴了口煙,回答:“近衛軍中尉奧特羅克。”

  人們在這軍官的一只秘密的小口袋里找到了一張公文。公文里寫明,白軍頭子高爾察克上將任命中尉奧特羅克為鄧尼金將軍里海軍部政府的全權代表,由他去作口頭匯報?磥,這個藍眼睛是一個要人呢。

  政委問了他幾句后,發現他的態度極其惡劣,就對馬麗婭說:“喂,馬麗婭,我把他交給你了。你得好好兒看著他。要是放跑了他,我就扒了你的皮!”

  馬麗婭沒有吭聲,將槍往肩上一背,走上前去說:“喂,跟著我,你是歸我管的了。你別以為我是個女人,就想溜之大吉。我讓你先跑 300 步,看我能不能一槍將你嘣了。一次失手,第二次保險饒不過你,遭魚瘟的!”

  中尉斜了她一眼,咯咯笑著,很斯文地鞠了一個躬,說:“能在您這樣漂亮的小手下當俘虜,真是三生有幸!”

  馬麗婭哼了一聲道:“廢話少說,你大概只會跳跳四步舞吧。抬起你的蹄子,起步……走!”

  就這樣,這個白軍中尉就當了馬麗婭俘虜。

  這天夜里,他門在一個湖的岸上宿營。

  馬麗婭用駝毛繩子把這個中尉的手和腳捆起來,然后又在腰間纏上一圈,將繩頭緊緊懼在自己手里。紅軍小伙們都來嘲笑她,可她不睬他們,倒下來睡在這中尉的身邊。

  這天夜間,風聲呼嘯,雪片像鵝毛似的飄下來,哨兵只好鉆到毛氈里去避寒。這一避,竟睡著了。3 個商人潛回來偷偷牽走了所有的駱駝,而駱駝上還背著救命的糧食呢。

  第二天一早,中尉從毛氈下探出腦袋來。望了一下,吹了一聲口哨,冷笑說:“太帥了,蘇維埃的紀律性,十足的笨蛋!”

  政委氣得七竅生煙,大喝一聲:“閉上你的鳥嘴,壞蛋!”

  現在,生活變得異常艱難,走著走著,他們已只剩下 10 個人了,其他人一個接著一個的死去了。幾乎每天早晨總有這個或者那個睜不開眼睛,腿腫得像圓木一般,他們的鼻孔里只有出氣,已沒有進氣,于是政委只好流著眼淚,親手用槍打死了他,讓他早些解脫。

  10 個人走得跌跌磕磕的,唯獨這個白軍中尉腰板筆挺,走得很沉著。紅軍戰士們已不止一次地勸政委:”政委同志,干嗎還帶著這個累贅?口糧已經不足了,還讓這家伙白吃?嘣掉算了,他那身衣服和靴子還蠻好的,大家也可以分著穿。”可是政委就是不讓他們動中尉一根毛。政委說:“只要我們還活著,我們就要帶他到司令部去。他是一本活材料,肚子里的資料大有用處,不能白白打死了他。”就這樣,他們走啊走啊,終于走到了阿拉爾海邊。

  第二天,他們來到了一個吉爾吉斯的村落。鄉親們既可憐,又佩服他們,就給他們東西吃,使他們迅速恢復了體力。

  一個星期后,他們弄到一條被風刮來的漁船。這船還有幾分新。他們將船修理好了,坐上 4 人,2 個搖船掌舵, 1 個是馬麗婭, 1 個是白軍中尉。

  政委吩咐要將他早日送到司令部,萬一路上有變,就斃了他。

  開始時一路順風,可是第三天的夜里,狂風呼呼地怒號起來,滾滾巨浪越來越高。一個巨浪滾過之后,桅桿旁的兩個紅軍戰士不見了。白軍中尉坐在齊腰深的水里在畫十字祈禱。

  馬麗婭生氣地叫道:“魔鬼!……你干嗎泡在水里?快舀水!”

  中尉跳起來,趕快用自己的皮帽舀起船里的水來。

  馬麗婭朝著狂風怒號、黑乎乎的大海大聲叫道:“謝明!維赫爾!你們在哪里?”

  浪花激蕩著,聽不見有人回答。顯然,這兩個紅軍戰士被浪卷走淹死了。

  接著,風將這艘半浮半沉的船送到了一個小島邊,船底在沙子上擦得“籟籟”發響。

  馬麗婭跳下水去,說:“來,跟我下水!”

  中尉也跳進水里。

  他們兩人先將船拖上岸。馬麗婭抓起了槍,叫中尉將口糧袋背上岸來。

頂一下
(3)
27.3%
踩一下
(8)
72.7%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
bt岛最好用的磁力搜索,忘忧草直播免费版下载,影视大全在线版免费观看,小草免费视频